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巫师自远方来 第三十一章 黑夜的暴动(一)

发布时间:2020-01-17 00:48:12

巫师自远方来 第三十一章 黑夜的暴动(一)

天色将晚,寒风呼啸的天际再一次挂上了冰冷的银钩,肃杀的北风从城堡的塔楼间穿过,留下如少妇哭嚎般的回响。

忙碌了一整天的洛伦从冥想中醒来,漆黑的瞳孔映照着远处白雪皑皑的荒野和树林,沉默的等待着。

整个城堡都在小心紧张的筹备,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但除了伯爵的卫队骑士们之外,剩余的城堡卫兵们完全是一脸迷茫,甚至都不清楚究竟要做什么。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眼下鲁文不可能告诉他们,以塞纳家族为首的半个深林堡伯爵领准备叛乱,而他们就是抵抗的最后防线。

按照洛伦对这些城堡卫兵的了解,恐怕只要这句话一出口,至少有一半的会立刻逃跑,剩下愿意坚守城堡的人,也很难说究竟能坚持多长时间。

并且还有城堡外不远处的的窝棚营地,虽然洛伦很想将一些难民撤进城堡,但眼下的情况实在是不允许他这么做,因为城堡里确实已经没有足够的粮食了。

之前依靠将难民们分开,以及给其中一部分人安排工作的方式,目的就是为了减少粮食的消耗;借助贵族们偷袭粮仓放火,洛伦又削减了一半的救济数量。但是到了眼下,城堡里的粮食早就已经消耗一空了。

如果将难民放进城堡,立刻就会被察觉到这一点。为了活下去,他们立刻就会背叛曾经分给他们土地的伯爵——毕竟,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更严重的问题在于,这些难民中已经有不少人被塞纳家族收买了,究竟会做出什么事情洛伦根本无法预料。这些深林堡的贵族们一次又一次降低的道德下限,实在是令洛伦“刮目相看”。

但任由难民们活活饿死,不论是鲁文还是洛伦都实在是难以接受。思前想后的伯爵还是决定放开自己下辖领地的猎场,放难民们进入。

虽然已经是严冬,但猎场里依然有放养的兔子,野生的松鼠和一些埋在地里的菌果,用心找找的话,依然是可以找到食物的。难民们当中也有不少猎人,总归不会把自己饿死,也能帮助其余的人。

洛伦也能看出来,做出这个决定的鲁文其实是很心疼的。对这位贵族少爷来说,猎场就像是他的游乐场和后花园,这么做等于是放人进来随便糟蹋,等到来年他的猎场肯定是没法打猎了。

缓缓起身活动,没有穿巫师袍的洛伦换上了一身全新的皮甲——这是在来到深林堡之后,鲁文·弗利德送给他的礼物。

精致的深褐色护肩和长靴,手套都是用硝制过的牛皮制成,一些关节部位还有多余的链甲防护。总得来说算是比较轻盈的甲胄,非常适合快速移动,对洛伦而言再合适不过了。防护效果也远远超越了他当侍从时候穿的那身“破烂”。

尤其是甲胄上的很多地方,洛伦能很明显得看出有炼金术师参与制作的痕迹。因为有小个子巫师这个炼金学天才,他在这方面也多少懂一些。

看来这个世界的巫师们,也不是只知道在实验室里做研究嘛……

就在他听到门外有什么动静,准备出去看看的时候,一个城堡卫兵直接撞开了房门,表情惊恐的大口喘着气。

“巫师大人您、您快去看看吧,城堡外面全都是人!”上气不接下气的卫兵嘴都在打颤:“那些难民全都在外面,恐怕有上千人了!”

“告诉守卫城门的士兵,绝对不许打开城门!”洛伦拍拍他的肩膀和后背,冷静的问道:“伯爵知道这件事了吗?”

“伯爵大人已经赶过去了,正在庭院里等您。”卫兵点点头:“我们想维持一下秩序,但外面的难民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还是晚上,根本看不清!”

拿起魔杖的洛伦转身离开了房间。还没等走到庭院,就已经听到外面嘈杂的叫喊声,接连成片几乎盖过了说话的声音。

整个城堡大门前到处都是举着火把来回跑动的卫兵们,拄着长剑的年轻伯爵站在庭院的正中央,赤红色的大氅在月色下轻轻飘动着。

城堡的大门早已紧闭,可以听到外面的人在不断的撞击着城门,声势和动静也越来越大,紧皱着眉头的鲁文·弗利德镇定自若的指挥着周围的卫兵们。

“外面已经彻底乱套了——我本来还准备想办法说服他们,但他们已经听不进去了!”

在看到洛伦来了之后,鲁文绷紧的表情稍微松弛了一些:“这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捣鬼,否则这么寒冷的夜晚,他们是不可能自发跑到城堡来的!”

“他们有多少人?”

“鬼才知道有多少人,你还是自己去看看吧。”伯爵的表情很难看,也是因为太紧张,双手的青筋都暴露无遗。

两个人爬上塔楼从墙垛间望去,在月光的照耀下,城堡外的人影浩浩荡荡,星星点点的火把像是星河一般,在漆黑的夜晚几乎看不到头。

衣衫褴褛的难民们哭泣叫喊着,一个个憔悴不堪,声嘶力竭的叫嚷,哭嚎。像是涌动的河流一样冲击着城堡的大门,用木棒和石头拼命的敲击着。

面色铁青的鲁文眼神都有些颤抖,这些难民原本应该是自己最坚定的支持者,现在却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上,反过来成了贵族们要挟自己的工具!

一旦城堡被冲垮,任谁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过还好,眼下局面多少还能控制住。”勉强找到一点安慰自己的理由,鲁文自言自语着:“至少他们没有可以拿来攻城的武器,装备也很简陋,是不可能攻破深林堡的城墙的。”

城墙上的士兵们还在尽可能的驱赶着这些难民,紧闭的大门和士兵们的怒喝声,让原本就又累又饿的难民们,爆发出了更加愤怒和失望的叫喊声。

嘶喊的声音就像是浪潮,站在城墙上的洛伦和鲁文几乎已经听不到任何别的声音了。声浪之中仿佛连城墙也在颤抖着,原本还能勉强维持秩序的卫兵们也开始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该怎么办,就这么继续下去?”年轻的伯爵还是心有不甘:“他们都是我的领民,是因为我才变成这副模样的,我不能不管他们!”

洛伦却没有回答他,漆黑的目光眯成一条缝望向远处,隐隐能看到一个橘红色的影子在移动,像是漂浮的火焰一样从远处升起。

猛然瞪大眼睛的黑发巫师根本不等身旁的伯爵反应,一把将他拽倒在地!

“轰——!!!!”

巨大的轰鸣声刺穿了所有人的耳膜,整个城堡仿佛都在震动着。被狠狠轰击的城墙上传来卫兵们的惨叫声,被砸开一个口子的城墙掉下大大小小的瓦砾,不少站在城墙下的难民们都被整个活埋了。

鲜血和死亡不仅没有震慑这些难民们,反而人群中爆发出了兴奋的呐喊声,仿佛是看到了希望一样激动的叫嚷,尖叫,无比的刺耳,仿佛是在庆祝着这一场狂欢!

城堡的大门在无数人的撞击之下震动着,簌簌落下尘土——没错,他们确实不可能撞开城门,但有抛石机的话那就不一定了!

“这是我第二次被你救了!”从地上爬起来的鲁文脸上没有任何活下来的庆幸,只有无与伦比的愤怒:“不管究竟是谁干的,等我抓住他,就亲手砍了这群混蛋的脑袋!”

“以圣十字的名义,我这次说到做到——!!!!”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联系电话
山西白癜风医院挂号
北京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汕头哪些医院看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