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战国 第三百九十四章:荣耀于心

发布时间:2020-01-16 19:26:59

战国 第三百九十四章:荣耀于心

“想到曾经给我带来尊严和荣耀的那个她,在所有人弃我而去之时,却始终现在我身后的女人,我永远也忘不了她,如果我的记忆出了问题,让我把她遗忘了,那错的人绝对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所以,我就必须要赌上性命去打破这个错误的世界,找回我的尊严,和荣耀,虽千万人,而吾往矣。”

后仇仇仇独后恨接月通仇方

“即使会堕落到地狱的深渊,万劫不复。”

华丽的殿堂之中,沉重的黄铜门慢慢开始,厚重的靴底走在光洁如镜的地面上,潺潺的血迹如水流般一并流淌而来,跟随着血脚印一起来到了白银十字架之下,献祭的曼妙少女,血染的铁锁,败落的曼陀罗花,黄金的十字圣枪,深深地扎进了少女的两肋,金色的长发被血迹漫染,还有风一般的怒吼声。

后远仇仇情后术所月恨恨诺

突然,路西法感觉全身一阵战栗,他从梦里惊醒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现布满了冷汗,连头发都粘在了脸上。

他抬头一看,自己依旧还在那条货船的货舱中,卢法斯、奥德修斯、灵虚和白瀛、卡瓦隆都还在,跟他一样睡在麻袋上,大家都还没有醒来。

路西法打开侧窗,一阵海风扑面而来,货船还在飞快的行进当中,能听到海鸥的叫声。路西法从侧窗里探出头去顺着船前行的方向望去,他看到一座岛屿出现在了海平面上。

阿尔萨斯群岛到了。

中立者联盟中卢法斯这一组人是从人界大陆的南郡出发的,他们帮助止水城邦守备军抵挡了靡费斯特麾下末日联军的猛烈攻击,最终末日联军改为缓慢、分散攻击,从多个方位对止水城邦发动攻击,并且还派出两只部队分兵进攻,从别的城邦开始作为突破口,战局就这样胶着了下来。

而作为中立者联盟的首领,卢法斯在进行了一番决定之后,准备带领自己的这一组人前往海上贸易的最大黑市交易场所:阿尔萨斯群岛。

正如人站在太阳下能看清人的本身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倒影,隐藏在黑暗之中,看不清面目,黑市就是这样,曾经有人说过,在一场战争当中,利用战争捞大钱的是黑市资本家,没有办法赚到钱的是赏金猎人,负债累累的是盗贼。

如今,第三次天地之乱声势浩大的拉开序幕已经接近一年了,而黑市之中,开始变得越来越热闹,军火交易、地下赌场、人口贩卖愈演愈烈,有些人认为,现在的整个黑市世界就像一锅沸水,沸腾着痛苦,也燃烧着希望,似乎一个发酵着理想,催生英雄的时代即将来临,所以每个黑市交易场所的人都是怀着功成名就、终生富贵这两个目标前来,为的就是不会有过宝山空手而归之遗憾。

关于黑市,众人当中只有路西法是十分了解的,他知道,在这样的黑市之上,一定会有平时见不到的珍贵“货物”出现的,之前,魔悼和亚当劳斯不远万里从人界运送到魔界的三个八诈神胚胎,就是这样的“珍贵货物”之一。

之前,在云岭,伊利亚一组人在与黑暗联盟的神秘人物“鬼”争夺“地山之王”九地之胚胎时,遭遇了九地提前孵化出生的狂暴化状态,在九地疯狂的进攻之下,最终双方都做出了让步,统统撤离了云岭,第一次计划以失败告终,就在伊利亚等人觉得九地的狂暴化终止后,又进入云岭寻找之时,但奇怪的是,地山之王九地在狂暴状态终止后,似乎不但没有恢复真正八诈神的形态,反而退化成茧而且下落不知所踪了。

结远不地独孙察陌阳仇月术

两个月后,“地山之王”九地的胚胎出现在了黑市之中,因为路西法手下的堕落天使组织中,汉谟拉比和纳布卡都是常年混迹在黑市中的人,所以马上把黑市上的消息传达给了路西法,卢法斯这才决定,马上前往黑市的最大练习场所阿尔萨斯群岛。

在去的路上,他们听说九地的胚胎被个阿尔萨斯的贵族富商巨贾以天价收购了,而且那个贵族还要再次转手出售,从中牟取暴利。

船到码头了,就在船刚刚抛下锚的那一刻,路西法将所有人叫醒了,然后趁着船员们在卸货的时候,六个人先后从中走了出来,因为这六个人是偷渡上的船,船上的人

根本不知道居然还有人混进来了,所以这六个人从地下仓库中出来时,船工们都看的傻眼了,因为偷偷上船远渡重洋的偷渡者他们之前不是没见过,但那些人都是些落魄之人,不是政治犯就是亡命之徒,都是为了逃命才偷渡出海,但这六个人个个衣着干净板正,不像是偷渡犯,倒像是某国的富商巨贾

路西法和灵虚?阿修罗走在最前面,他们最先顺着长梯走下了船到了码头上,后面卢法斯也闲庭信步的走了下去,后面是白瀛和卡瓦隆夫妇,最后才是奥德修斯,奥德修斯并没有急着下船,因为他从来没坐过船,上了这条货船后只是闷在仓库中没有出去,这下好不容易能观赏一下船上的风光。

“你好,请问你是水手还是船长?”奥德修斯走到一个正在这卸货的船工身旁问道。

船工被他的问题问的一愣一愣的,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就在这时,白瀛喊了一声奥德修斯,他这才跟下了船,下船是还跟船工们挥手说了再见。

后远地不方孙恨接孤我独科

这个码头就在阿尔萨斯王宫附近,三年前,东方子炎一行人来到这里时,码头还没有修建到王宫东部的海湾内,现在码头不仅在王宫东部的海湾中有,连王宫的地下秘密水窟中也有秘密的码头,但只有波塞冬的“客人”才被准许在地下港口码头进行交易。

到了码头上,白瀛首先问卢法斯该先从哪里动手,于是卢法斯说兵分三路,卢法斯和路西法一组,白瀛卡瓦隆夫妇一组,剩下奥德修斯和灵虚?阿修罗一组。

原本卢法斯安排的是奥德修斯不能跟灵虚一组,怕他们闹出麻烦来,白瀛也同意,可架不住奥德修斯一再恳求,卢法斯也就答应了,而且他觉得这黑市虽然有些风云人物,但灵虚不像奥德修斯那样孩子气,他是比较成熟稳健的,有他约束着奥德修斯也没有多大的危险,而且,卢法斯想这阿尔萨斯之中也没有几个人能威胁到这两人,于是也就同意了。

三个人约定好了,目标除了九地的胚胎之外,还有一个艰巨的任务就是寻找那些黑暗联盟中的“鬼”,穿着黑衣,身上有怪异的鬼族纹身的人,伊利亚告诉过卢法斯,那些人虽然是黑石魔族的黑暗联盟中人,但似乎并不忠于魔帝罗喉?危,而且伊利亚等人都预料到那些隐藏在黑暗联盟中的“鬼”也会来到黑市上,所以卢法斯给众人的命令是,一旦遇到了那些人,先不要动手,先跟着他们,再见机行事。

分道扬镳之后,卢法斯和路西法没有停歇,而是直接往波塞冬王宫去了。

因为路西法坚信,九地的胚胎能够在黑市上流通了这么久,一定是与波塞冬家主、阿尔萨斯国王波塞冬?摩龙脱不了关系的。

波塞冬?摩龙做了将近二十年的阿尔萨斯国王,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黑市中的帝王,这世上的黑市,都跟波塞冬?摩龙有着扯不开的关系。

波塞冬王宫比三年前更加豪华了,因为摩龙在浮空岛事件之后,又对宫殿进行过大规模的整修,并且将阿尔萨斯肉搏大会的角斗场也进行了重修,已经今非昔比了,毕竟波塞冬?摩龙在之后的战争中捞到了不少钱。

卢法斯和路西法都穿着黑色的风衣,走到了王宫的门口,看着黑色的雕花门,打量着这豪华的门面。

“到底是黑市皇帝,光看这宫殿的门面就比帝都的宣武门就气派多了。”卢法斯抬头看着说。

“有人出来了。”路西法看着门内,缓缓说道。波塞冬王宫的铁门后面,一个人逐渐从里面走了过来,等靠近了之后路西法去看,那竟然是个熟人。

“狄安娜?你怎么会在这儿?”路西法有些意外的说道。

结仇地远独艘察由孤不陌鬼

这个狄安娜,也就是如今法易路神族年轻的六神武之一,新上任不久的白银审判天使。尽管她没有穿白银铠甲,而是穿的普通人的衣服,白衣黛色长裙,好一副贵族小姐的打扮,但路西法还是认出了他,按照法易路神族的辈分,狄安娜还应该叫路西法一声前辈,但两人似乎还有别的关系。

只见这个留着褐色蝎尾辫的长发女人隔着铁门见到了,路西法,先是一愣,随后惊讶的叫道,“色尼诺利……哦不,路西法?!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不是在魔界么”

路西法看着狄安娜,打量着她,然后脸色阴沉了下来,他幽幽的说道,“狄安娜,你实话跟我说吧,神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何来到了这种地方,堂堂六神武,居然在波塞冬家?你不是说过再也不会回来的么?”

的确,狄安娜穿的贵族小姐的衣装,要知道,白银审判天使穿的白银铠甲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路西法了解她的为人,这是个孤傲的女人,而且像狄安娜这样高傲的人,即使是外出单独执行任务,也定然会将代表身份地位的白银铠甲穿在身上,但此刻路西法见她身穿白衣青裙,而且在波塞冬?摩龙的王宫之中,结果无外乎有两个:一个是狄安娜的白银审判天使身份已经不在了,他也被从六神武的崇高地位之上驱赶了下来;第二个可能就有些难说了,说不准,现在法易路神族已经在两派势力的争斗下自取灭亡,鸟兽作群散了。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狄安娜像是被戳中了痛处,她抓住栏杆,似乎想要伸手去揍路西法一拳。

“行了,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们要见波塞冬?摩龙,请你打开门。”卢法斯缓缓的说。

艘仇不科方艘术所阳科孤诺

“你是什么人?”狄安娜狐疑的问道,但不等卢法斯开口,她就又说道,“好了你不用说了,既然你跟路西法在一块,那就说明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俩,赶紧滚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小姑娘脾气越来越火爆了嘛。”路西法呲牙笑着,惨白的手隔着铁栏杆伸了进去,一把捏住了狄安娜的脸,“你怎么对我这个前辈这么说话呢?”

“放开我!你这个杀人魔鬼!!”狄安娜挣扎开来,抽打着路西法伸进来的胳膊。

“她身上的魄所剩无几了。”卢法斯看着狄安娜,默默地说道。

“果然你也发现了。”路西法回头看着卢法斯,笑着说道。

“据我所知,白银审判天使这个职位,是原来你还是色尼诺利?该隐时,在白银审判骑士团的首领位置,你变成堕落天使之后,虽然白银审判骑士团已经不见了,但却还有白银审判天使,而且还是个女孩子,由此可见,面前这位小姑娘应该不是一般人。”卢法斯淡淡的说。

“她是莉莉丝的亲妹妹。”路西法顿了顿说道。

卢法斯抬起头,微微一笑,“难怪,不过……我好像猜到法易路神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不然,波塞冬家的二小姐也不至于回到这里……对吧?”

就在铁门内的狄安娜身后,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正在缓缓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杯香槟,嘴里叼着雪茄烟,手指和脖子上都带着琳琅满目的名贵首饰,肩上披着价值不菲的披肩,长度直到脚后跟。只见那人走到了狄安娜的身后,摸着狄安娜的头发,看着门外的卢法斯和路西法两人,咧嘴笑着,嘴角上扬,阵阵浓重的青烟从口中喷吐而出。

“狄安娜,来了客人怎么不开门欢迎啊?”高大的男人笑着说道,一双眼睛隐藏在了一副墨镜之下,但仍然挡不住眼中射出来的那锐利目光,这时一个黑市帝王独有的锐利眼神。

“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么?像他们这种人能轻易放进来么?”狄安娜一甩手说道。

“当然,我跟奥丁?卢法斯虽然没有当面见过,但也曾经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摩龙笑着打开了铁门,随着吱嘎一声,一扇铁门被他打开,他做了个“请进”的手势,“请进吧,奥丁?卢法斯大人,色尼诺利?该隐,你也进来吧。”

卢法斯没有客气,反倒是有礼貌的鞠了一躬,然后顺着摩龙伸手的方向进去了,“叫我卢法斯就好了。”

路西法也没有拘束,卢法斯进去后,他也紧随其后,一边走还一边说,“我现在叫路西法,别再让我听到那个让我头疼的名字了!”

摩龙笑着点头,直到两个人进门,而狄安娜则一脸不高兴的看着。

“色尼诺利?该隐……这该死的名字。”路西法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道。

新余市第二人民医院
广东医学院附属医院
湖南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九江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癫痫病治疗湖北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