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大魔头一觉醒来132不祥

发布时间:2020-01-24 23:30:22

大魔头一觉醒来 132 不祥

乌鸦扑扇着翅膀,无声无息地飞入黑暗中。

床上的人静默了片刻。

便伸手掀开明黄色的帐幔,便站起身来。

那是个温润如玉的年轻男子,眉清目秀的脸庞上有俊朗的轮廓,薄而纤细的唇,使他看上去多了几分阴柔。

他披上蟒龙纹大氅,负手出了门。

门外正在下雪。

皇洲一年四季如春,像这种冬日的雪景十分少见,棱形雪花落在他的肩上,转眼间融化成水,带来丝丝凉意。

他走到一个庭院。

院中小径被积雪覆盖,延伸至清澈的湖水边。湖上有睡荷朵朵,蜿蜒成径,直通湖心的小筑。

他踩着睡荷,走了过去。

小筑中有一个女子的背影,素衣锦缎,青丝如云垂落。

只从背后望去,便有一丝孤寂之情扑面而来,仿佛笼中的金丝鸟儿,郁郁寡欢。

“夙玥。”

男子开口唤了一声。

他走上前去,与女子并立一起,“夙玥,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我不生气。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早已习惯,还有什么可生气的。”

女子的声音淡淡,略带一丝沙哑。

“可你还是不理我。”

男子伸出手去,想要抚上她的脸,却被后者微微一侧,躲开了。

他放下手,脸上露出一丝苦涩:“夙玥……”

“北祁领的事情,是你做的吧。”

夙玥幽幽回头,“那么多的平民百姓,无辜者众,你就真的狠得下心……哥哥?”

“他们不过是天地间渺小的一栗,如蜉蝣朝生夕死。纵使没有我,他们早晚也会死,度过短暂而无意义的一生,化作黄土。”

男子凝望着远方,说道,“为了达成目的,我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冒险,又怎会顾惜这些蜉蝣?你若是不忍心,不看就是了。这院子安静闲适,没有外界纷扰,你又何必非要知道……”

“超脱,长生,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夙玥的声音变冷,“比我还重要,比这天下苍生还重要?”

“……”

男子沉默了。

良久,他轻声说道:“我还有事,有空再来看你。你也回去吧,天寒地冻,不要在外面受寒了。”

说完,犹豫了一下,便转身离去。

踏荷而归的路上,小径上迎面走来两名男女,见了他,均脸色一变,露出敌意和戒备。

他淡淡瞥了两人一眼。

太虚境修为的气势,虽内敛未出,然而只是无意间的一个淡漠眼神,就让两人浑身战栗,僵在那里不能动弹。

直到那男子渐渐远去,消失在视线尽头。

两人才缓了口气,回过神来。

“好……好恐怖!”

阮小枝拍着扁平的胸脯,心有余悸地喃喃道,“那人的眼睛好像一个无底洞一样,看一眼都要掉进去……”

“没出息的女人。”

另外一个少年看上去,比阮小枝还要年少几分,生得浓眉大眼,鼻梁高挺。

他不屑地斜了她一眼,快步朝湖心小筑走去。

“哎,你说什么?刚才你不还是吓得不敢动,还说我……”

阮小枝气哼哼地追了上去,“别走你这个臭小子!臭刘凡!”

两人追逐着上了小筑。

“师傅,师傅!”

刘凡一个箭步冲在前面,像一头小猎豹,“那个讨厌的家伙又来找你了?”

“符姐姐,我们在外面看到他了。”

阮小枝也说道,“他没对你怎么样吧?怎么看你的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那个坏人又欺负你……”

“我没事。”

夙玥回过头来,温和地笑了笑,“你们两个去看了学宫武会,怎么样,可好玩吗?”

“别提了!”

阮小枝立刻被转移了话题,“我还以为天阙皇城的武会有多厉害呢,一个个牛气冲天的,也不见得比我家公子厉害……”

她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

夙玥温和笑着,静静地听,偶尔插上一两句,显得似乎心情很好。

自从觉醒了宿世记忆,她的脸上就很少有这样的笑容。

她此世的身份符慧菁,是一名普通的医馆医师,粗通一些浅薄的修行法门,便抱着悬壶济世之心,闯荡江湖。

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让她既怀念,又感伤。

九生九世的记忆,实在太过沉重,里面包含的苦难和悲伤,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尤其是那个人……她的哥哥。

她永远无法摆脱他的掌控,终究还是被他找到,像囚鸟一样豢养起来。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滑入深渊,却什么也做不了……

“师傅。”

刘凡的叫声让她回过神来,“你要是不想在这儿,不如我们偷偷逃走吧。我在皇庭后院发现了一条密道,可以通向外界……”

“傻孩子,逃不掉的。”

夙玥摸了摸他的头,忽然发现,这个当初还没自己肚子高的小孩儿,已经长得比自己还高一个头了,“他神通广大,若是想找到我们,不用一个呼吸就能办到。再说,我们又能去哪里呢?”

“我们可以去找公子呀!”

阮小枝立刻说道,“我听别人说,公子现在可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号称破军剑圣,翻云覆雨,只手遮天……”

“不能去。”

夙玥摇摇头,“他是一个好人,我不能害了他。”

她知道,若是她真的逃出去投奔别的什么人,那个男人……她的哥哥,一定会不择手段把自己找回来。

他的修为深不可测,断不是普通人能对抗的。

而且,他这一世的身份,还是皇庭的九皇子令萧云,蟒龙加身,尊荣极盛。

“放心吧,我没事的。”

她故作轻松地朝两人笑笑,“在这里也挺好,不像以前在外面颠沛流离,还有你们两个陪着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可惜我们不能离开皇城。不然,我就去找公子,请他来救你。”阮小枝说道。

在她心中,自家公子一直是宛如神仙般的人物,十年不见,也不知他是否还记得自己?

皇洲的雪仍在纷纷扬扬。

无人看见,一只漆黑的乌鸦如闪电般在雪花中飞过,穿越重洋和迷雾,没入了远处的西边。

它并非普通的乌鸦。

而是风驰电掣的灵禽,最诡秘的信使,不祥的散播者……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鲍太平
北京市西城区德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安顺癫痫专科医院在哪里
河源重点男科医院
湖南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