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对监理工作规范化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9-08-14 16:22:33
北方交通大学计算机与信息技术学院计算机科学技术系教授葛乃康、太极肯思捷公司副总经理赵尔忠针对这些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有意思的是,他们对于监理软件的很多观点几乎都是对立的,其实两位专家谁都没有错,毕竟监理软件刚刚出现,它对信息系统工程,特别是软件工程的监理效果究竟如何还有待考察,这种模式还要继续探索。这些对立的观点暗示出:监理软件将面临更强大的考验。 葛乃康: 北方交通大学计算机与信息技术学院计算机 科学技术系教授 赵尔忠:极肯思捷公司副总经理 软件监理是否应该与其他信息化监理进行分离? 葛乃康:应该分离,要按照国家标准进行专业的细分,我们需要专业的软件工程监理商,他们必须拥有软件开发技术背景和系统建设的经验。 赵尔忠:不需要分离,目前的社会是一个看重能力的社会,整个社会体系是开放的,呼唤竞争,如果有实力,任何一家监理商都可以成为软件监理、工程布线监理、机房监理等等的“全能”型监理商。 采用工程监理软件对信息化工程进行监理的模式可行吗? 葛乃康:目前国内信息化监理市场本身并不规范,政策法规的缺乏、监理商资质的不明朗以及信息化监理人才的缺失等等问题,让信息化监理面临着比一般工程监理更加棘手的问题,如果监理软件真的能够为信息化监理,特别是软件工程监理探得一条出路,就可以规范目前信息化监理市场的混乱,我认为是一件好事。 赵尔忠:采用监理软件最主要的结果是使得监理流程实现了信息化,但是这种做法太过于机械化,我们需要的是知识体系的信息化,并不是监理流程的信息化。我们可以将监理软件作为一个产品来卖,但是这个产品只能为监理工作提供判断的依据,监理的关键还在于人,监理软件绝对不能取代监理商本身。 监理软件应该谁来开发,谁来使用? 葛乃康:监理软件应该由国家给予资金进行开发,由监理商进行使用,在这当中业主单位给予经费方面的支持,但是不应该成为监理软件的使用者。 赵尔忠:很多软件公司和监理商完全有实力进行监理软件的开发,但是具体到使用者,我认为业主单位、监理商都可以,因为监理软件只是一个辅助手段,不是监理的全部。 监理商能否承担咨询公司的职能? 葛乃康:在国内一些中小型信息化项目当中,我认为监理商一定要承担项目的咨询工作,在项目的开始阶段,咨询任务量大、监理任务量小;在项目的结束阶段,咨询任务量小,监理任务量大。 赵尔忠:监理和咨询是完全不同的两方面工作,监理商不能代替咨询公司,监理商即使在项目中承担了部分咨询职能,也不是我们所理解的咨询公司的咨询任务。IT咨询主要放在项目的立项和可研阶段,是规划层面的咨询;IT监理的咨询主要是指技术咨询,针对项目需求和目标进行咨询。 谁来监理监理商? 葛乃康:我建议从三方面来实施对监理商的监督,首先,培养掌握信息化知识,懂技术的检察官、法官和律师,一旦信息化工程中出现问题,这些专业人员能够及时进行解决;其次,政府机构和行业协会出面进行监督,参与法律法规和标准的制定工作;最后,我认为国家信息化领导机构和政府相应部门应该成立稽查小组,查找违规行为。 赵尔忠:政府部门在向合格的监理商颁发资质的同时,已经对他们进行了监督和考核,政府部门的主要职能是制定法律法规并监督违规行为,而社会监理应该被提到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上,因为目前的法律法规并不健全,一些监督管理职能没有体现出来。 软件工程占整个信息化工程的比例大致是多少? 葛乃康:软件工程监理在整个信息化监理当中难度最大、水平最高,我认为软件工程监理应该占整个信息化监理的50%~70%,因为它的应用系统开发结果实在无法进行量化,目前国内软件测评技术还不是太高,一套测评软件价格也非常昂贵,若想实现对软件工程进行监理,难度的确很大。 赵尔忠:不能单纯认为软件工程就比其他信息化工程要难、要重要,我很难给出软件工程占整个信息化工程比例的具体数字,我认为需要结合具体业务应用来看待每一类信息化监理工程。 记者手记:走出青涩期 如果说信息化监理是一棵大树,那么监理软件就是这棵树上结出的一个青涩的果子。说它青涩是有原因的,这种方式目前还只是以个案的形式出现,尽管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但是大家对这一模式的成功性以及推广性仍然报以怀疑的态度;而从这一模式本身来看,我认为距离“成熟”还有很大距离。 在信息化监理当中,尽管我们经常把“三控、两管、一协调”挂在嘴边,但是不可否认,“人”的因素仍然是信息化监理当中的关键,监理软件毕竟只是一个产品,它只能成为监理的一种辅助手段,过于依赖监理软件,只能事倍功半;另外,就此次北京市电子政务试点工程采用监理软件这件事情来说,引出很多深层次问题,监理软件到底应该交给谁来使用,它是否会破坏正在建立的信息化监理市场秩序?监理软件本身质量如何控制和保障,谁来对监理软件进行监理?监理软件实质上是一个软件开发管理平台,其开发初衷并非直指信息化监理,如果这样,监理软件是否是厂商们在商业炒作上的“另辟蹊径”?对于其中的很多问题,我们无法解释,只能报以观望的态度。 我在采访葛乃康教授时,他曾非常激动地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在人事部和信息产业部联合发布的计算机技术与软件专业技术资格(水平)考试规定和实施办法中,信息系统监理师已经成为了一个正式的职务和职称,这无疑将促进更多信息化监理人才的出现。 葛教授对信息化监理的未来报以非常乐观的态度,他认为信息化监理市场就像一块“黑土地”,土壤绝对肥沃,只是欠缺耕耘。尽管我们抱怨信息化监理法律法规不健全,违规操作、暗箱操作行为层出不穷,但是我们不能否认情况在改变,就像这一次监理软件的出现一样,毕竟为规范市场在努力,而我们也期待它早日走出青涩期。心绞痛诊断的最重要依据是
哪些食物活血化瘀
心肌梗塞早期治疗方法
小儿便秘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