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尘香住愁第十四章鬼域

发布时间:2020-01-24 22:06:21

尘香住愁 第十四章 鬼域

上官羽抬了抬手,示意转角处押送犯人的下属把人带过来。待人走近,残影才看清他们押着的就是上官羽遇到两次的那个小姑娘。

上官羽上下打量了一遍她,又绕着她走了两圈,饶有兴致道:“这小姑娘挺有意思的,我留下了。”

残影不可思议道:“你没开玩笑吧?这小丫头之前先是坏你好事,今天又引你入陷阱,差点害死你,这么个心思不定的危险人物你还要留她?当心哪天她又算计你。”

上官羽不在意道:“你以为死有那么容易吗?凭一个小丫头就想要我的命,这么多年我就白混了。而且,就是因为她有这股桀骜不驯的野劲我才喜欢,我已经很久没见过这种眼神了。在我看来,她可比那些没骨头的怂货强多了!”

残影无奈:“所以你是说你要收她为己用?”

上官羽:“不可以吗?”

残影笑了笑:“她,现在是我的人。”

上官羽头都没回:“那和是我的有什么区别。”

残影笑容一下子垮了下去:“我没听错吧,你现在连我的人都抢了?”

上官羽拍了拍他的肩:“把你留到现在已经很够意思了,你就知足吧。再说了,你也拦不住我,不是吗?所以与其费力气和我周旋,不如痛快点,节省大家的时间。”

残影简直被气的没话说了,伸着食指指了他好半晌,可无奈,自己还真的拦不住他,最后颇为嫌弃的剜了他两眼:“也就只有你有这种眼光!”说完一刻都不想多待,带着下属就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个让他觉得碍眼的人。

上官羽微微一笑,蹲下身仔细看了看小丫头的脸,轻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丫头或许是自知之前害过上官羽,所以此刻非常紧张,一双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手在身侧不知道该如何安放,半晌后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过分乖巧道:“我叫叶零落。”

上官羽轻轻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摇了摇头道:“这个名字不好,满是寂寥萧索之意,你一个小姑娘叫这个名字未免太悲凄了些。如今我是你的主了,你的名字自然也该由我定,只是现在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现在先暂且凑合着吧。”

叶零落听完惊奇的抬起头,意外道:“你……你不记恨我刚刚害你?”

上官羽像是早料到她会问这个问题,话音未落就闭着眼答了:“不是每一个害我的人我都不记恨的,只是你比较特别罢了。等你日后跟我久了,自然就了解我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叶零落第一次光明正大,清清楚楚的看了他一眼,这时她才发现原来这个人比她想象的好看,也比她想象的张狂,张狂到可以玩弄生命,赌博人心。这样一个人很容易看清,却很难看透。

上官羽见她心绪已稳,轻瞟了她一眼:“走吧。”

叶零落:“我们去哪?”

上官羽边走边道:“鬼域。”

鬼域是脱离仙魔两道的一个神秘组织,世人只知仙道和魔道这两个修炼派系,却无人知道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还有一股强大的邪恶势力对这个天下虎视眈眈。

而之所以没人察觉这个组织的存在,是因为它本就是一座地下城,里面的人常年居住在地下,所有的权利核心也都在地下,偶尔有人出来执行任务也是寸草不留,所以见过他们的人都是死人了,也正因此,这个组织才能悄无声息的疯长至今。

魅影是鬼域四大领主之一,平日里掩盖身份居住在外面,为了方便与鬼狱联络,所以曾在家中挖了一条密道,专门通向鬼域,这倒是方便他们回去了。残影和血影处理好这里的事情后早就顺着密道走了,这会儿就只剩下上官羽带着叶零落在黑黢黢的地道里悠然前行了。

地道宽度很窄,仅有一人半的宽度,两侧墙上挂着几盏煤油灯,在这深邃不见底的地道里根本没什么作用,反而还因灯影绰绰更添了几分诡异的氛围。上官羽双手背后像走自家的庭院一样,到了岔路口连看都不看就直接拐进去,要不是叶零落别无选择,她真想原路返回。

在这错综复杂的地道里转悠了好一阵,越走到深处光线就越暗,后来甚至连壁灯都没有了。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墙透风,叶零落隐约听到了呼呼的声响,又走了一段,声音又变成了“喀喀,喀喀”,再往深处竟然还夹杂了婴儿的细弱哭声。各种各样的奇怪声响混在一起,可每种声音却还非常独立清晰,叶零落置身在这幽诡的地道里,精神越来越紧张,步子也越来越慢,她想叫住上官羽,可当她看到上官羽面色如常,一点反应也没有的时候,又犹豫着不敢开口了。

就在她小心翼翼向前挪行的时候,突然脑门一热,似乎有一团黏糊糊的东西滴在了脑袋上。她抬手擦了擦,低头一看,手上是还温热的泛着腥气的血。她的手立刻抖了起来,腿也已经软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迟疑片刻,终于鼓起勇气,试探着慢慢抬头向上看,视线才刚触及顶上就看见一张口长獠牙的人脸贴在墙里!

那张脸的血管经络像草木的根一样扎进墙里,脸上全是鼓起的青筋,眼珠像铜铃一样左转右转非常欢快,獠牙下垂着一条两尺长的长舌,还在轻轻卷抬着,那滴血就是从它舌头上滴下来的。那张脸看到叶零落似乎非常兴奋,眼睛里满是贪婪的光芒,血口张张合合,发出“嘎嘎,嘎嘎”的声音,好像在笑。

叶零落的双眼几乎要瞪出眼眶了,脚下像长了根,完全动不了。喉头鼓动了半晌,终于大叫一声:“啊!”

上官羽被这一叫吓了一跳,莫名其妙的回头看去,一回头就看见叶零落盯着顶上的墙发抖。他走到叶零落身边,顺着她的目光往上看,也看到了那张脸,可他的反应就像是看到了自家的小猫小狗一样,根本没有一丝波澜。他自然的揽住叶零落的腰,把她推到身后,接着向上递了一个眼刀,那张脸就突然做出害怕的表情,眼珠咕噜咕噜乱滚似乎很着急,仅一个呼吸间就缩进了墙里,墙面顿时变的平整光滑,一丝痕迹都没有。

他轻拍了拍叶零落的背,接着把手伸到她面前,因为他的身量比她高很多,所以他是弯着腰和她说话的:“这些东西不敢近我的身,你跟紧我就没事了。”

叶零落不自觉的后退几步,没有接他的手。

上官羽见状温柔的笑了笑,把腰弯的更低了,语气轻柔道:“信我,有我在,绝不会让你有事的。”他的眼神很认真,很自信,同时也非常有耐心,就这么纡尊降贵的等一个小丫头的回答。

叶零落迟疑的伸出手,可还是在最后关头缩了回来,她乞求的看着上官羽,说什么也不肯再往前走了。

上官羽等了半晌也没见她有伸手的意思,叹了口气,直起腰道:“好啊,你不愿意也没关系,反正我是必须往前走的,你就一个人待在这里好了,我可没那么多时间等你慢慢想。”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叶零落原本还在犹豫,可谁知他竟然真的就这样大步流星的走了,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一转眼就走出了老远,马上就看不到人影了。意识到他不是在糊弄自己,叶零落立刻就慌了,小腿像转轮一样跑了起来,一下子扑上去,整个人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他身上,一双小手紧紧攥着他的手不肯放:“等等!等等我!”

上官羽被她撞了个正着,身体连晃都没晃一下,斜眼用余光瞟了她一眼,嘴角却突然偷偷扬了起来,手也不着痕迹的握起她的小手,淡漠道:“那就快走吧,我还赶时间呢。”说完就放缓脚步,与叶零落始终保持并肩的位置继续往前走了。

二人一路所过之处布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蛇虫鼠蚁,它们似乎是感应到了他们走路的声响,全都窸窸窣窣的从墙角地面里钻出来,密密麻麻的爬了一地。可只要是上官羽落足之处,那些虫子就会立刻散开不敢靠近,是以他们二人脚下就自然的开出了一条净路。除了这些小虫子外,地上还零零散散的堆了几堆断手断脚,那些肢体通体紫青,有皮无肉,全都成爪型堆放,有的手臂即便已断成数截,也还在跳动抓挠着,犹如活物。

叶零落恶心道:“这都是些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在这里?”

上官羽:“这些都是曾经死在这里的人。魅影为防止有人潜入地道,曾在此设下符咒,所有误闯和偷进这里的人都会被迷阵迷惑,困死在迷阵中。他们死了之后无人收尸,尸体便也留在了这里,这些人死时怨气郁结,心有不甘,这里又常年不见天日,阴鬼之气不得释放,久而久之这些怨气就在他们的躯体内有了自己的意识,并且逐渐壮大了起来,再加上有符咒禁锢的影响,他们的躯体便慢慢与这个地道融为一体了,成为了这个地道的一部分。现在的这些怪物就是他们的怨气所结,他们靠吸食误入人的血肉生存,而误入人死后又会变成他们中的一份子,再去吸食新人的血肉,如此循环往复才有了这一番景象。地上这些被斩断的肢体应该是残影他们干的,看来他们已经到了。”

叶零落以手掩住口鼻,嫌恶道:“这么恶毒。”

上官羽闻言只是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二人又走了约有一炷香的功夫才走出地道,地道出口直接连着鬼域的大门,二人一出来就看见一座高大石门,石门上刻满着面容扭曲,披发血口的鬼怪邪灵,个个神情逼真,栩栩如生,乍一看还真让人不由一惊。石门一左一右分别放着两座凶兽的石像,左为穷奇,右为梼杌,其体型高大巍峨,凶相毕露,两座凶兽的头顶正上方两个赫然大字遒劲有力:“鬼域”。

上官羽带着叶零落进城,城中景象不似外面的城池有整条街的客栈酒楼,摊位客旅,这里全都是巡逻兵和摆在街边的囚笼。所有人都挂坚披甲,身佩利刃,他们的脸上都带着清一色的黑色面具,只是面具的形状和花纹各不相同,应该是暗示着他们身份的不同。叶零落特意看了一眼上官羽的面具,他的面具形状刚毅优美,顺着他脸的轮廓蜿蜒而下,起伏得当,英朗爽气,上面还刻着暗金色的线条,顿时又增了几分威严贵气,大小形状正好,堪堪扣在他的脸上,像是专门为他的脸打造的。

因为这是座地下城,所以并无日光射入,整座城都以一轮血月照明,而那轮血月则是悬挂在一座最高大巍峨的宫殿上方的。至于地下何来血月,那血月又是如何维持的,恐怕就只有那座宫殿的主人知道了。

上官羽穿梭在交错无缝的巡逻兵中间,那些巡逻兵像是没看到他一样,目不斜视的就直接走了,上官羽也根本没注意他们,同样视对方如空气的肆意行走,直到走到一间名为“轮回殿”的殿门前,身后才终于传来了一声厉喝。

“什么人!竟敢擅闯轮回殿,来人给我拿下!”

话音一落,殿门前瞬间集结了五六十人,将上官羽给围了起来。

这边一起动静,不远处的一个巡逻头领也被惊动了,赶紧带着手下赶了过来,这下加起来差不多有一百多人了。

“怎么了?你这里出什么事了?”

“有人擅闯轮回殿,让我给逮住了。你来的正好,帮我一起把他拿下。”

巡逻头领一听有人擅闯轮回殿,立刻精神了起来。鬼域所有的人都知道轮回殿是令主的主殿,能进去的也就那么几个人,平日里不要说人,就连鬼影都没有一只,万年如一日的冷清,怎么会有人突然要闯轮回殿?难道是疯了?

巡逻头领:“你,转过身来。”

上官羽轻闭上眼,不耐烦的叹了口气,双手负后缓缓转身。可当他转过身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又是另一张截然不同的阴鸷面孔,面具后的眼睛里闪烁着及其危险的薄怒和杀气。叶零落在他身旁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因为她察觉到他这次不是像之前一样闹着玩的了,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这是来自他内心深处真正的野性和杀性,无关杀手的习惯,无关主人在下属面前的威严,而是他自身骨子里的天赋血性。

她不明白,他为何会突然动怒?

巡逻头领:“你是什……”话还没说完,他就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双眼盯着他腰间的折扇,张着的嘴都忘了合上,膝盖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惊恐道:“属下不知是绝影领主大驾,多有冒犯,是属下有眼无珠,下次再也不敢了,还望领主饶命!”

他这一声绝影领主叫出口,旁边的那个小头目立刻像被雷劈了一样,连求饶都忘了,僵在原地怔怔的看着上官羽,像尊石像一样。巡逻头领见他像个傻子一样呆在原地,一把把他拉了下来,他这才反应过来,两个人像捣蒜一样磕头,那叫一个响。

上官羽就抱着手看着他们磕,一句话也没说,不说放过也不说责罚,态度模棱两可,难以捉摸。他不说停,那两个人也不敢停,就只能这么继续磕下去,最后磕的地砖都染红了还没听到回应,疼得他们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可他们却同样不敢,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寻死最后只会是生不如死!

上官羽直到看到他们跪着的那片地砖都被染红了才心不在焉的转回身,悠然取下腰间的折扇,递到了叶零落面前。

叶零落被他刚才的样子吓到了,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眼睛也不敢直视他。

上官羽见状愣了愣,反应过来后轻笑一声,放缓了神色,轻柔道:“拿着。”

叶零落见他神色稍缓,心里稍稍放松了些,可想起他刚刚的样子,心知不能违背他的意思,所以还是鼓起勇气接了扇子。

上官羽见她接了扇子,对着她微微一笑,这才进了大殿。

上官羽一走,地上的两个人才终于如蒙大赦的停了下来。那个小头目捂着头上还在泊泊流血的伤口,好奇道:“你是怎么知道他是绝影领主的?不是说绝影领主从来不现身的吗?你怎么认得?”

巡逻头领被下属搀着好不容易站了起来:“我这种身份怎么可能认得他,我认得的,是那把扇子。”

“扇子?”

巡逻头领:“你刚来不久,不知道也是正常的。”说着指了指叶零落手里的那把扇子,神色肃然“看没看见那把扇子?那是乾坤扇!据说这把扇子来历成谜,没人知道它由谁所造,生于何地,甚至连它何时生于世间的都不知道。世人知道的就是自它出世以来,它便自带极重的戾气,是一把灵力无边,极具灵性的上古神器,其威力能震慑十方生灵,统御世间至阴至邪之物。”

“可是它却有一点弊端―太过阴邪!一般人不要说驾驭它,就算是靠近一点都会受其杀气的影响,轻则修为尽废,重则性命不保。因为这扇子太过桀骜不驯,几乎没人能驾驭的了它,反而还会身受其害,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把扇子都是世人眼皮子底下的无主之物,能看不能碰。后来也曾有过几个修为高强的不世高手妄图要驾驭它,虽然能驾驭它一时,可最后还是没一个有好下场的,或疯或死或废,结局无不凄凉,后来便再没人敢碰它了。因为这扇子实在带来了太多血雨腥风,所以当时的玄门首领就联合百家一起把它给封印了,并且镇压在玄域冰山,自此它便再没有出现在世人面前。”

小头目:“那它又为何会在绝影领主手里?”

说到这里,巡逻头领言语之中愈发佩服了:“这就是咱们领主的厉害之处了!就是这把纵横仙魔道都无人能奈何的了的乾坤扇,咱们领主却能把它收入袖下!而且听说他降伏此扇的时候年仅十岁!至今为止,他都丝毫没有被反噬的迹象,反倒是那把扇子,一直服服帖帖的跟着他,这可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也正因此,绝影领主才一夜成名,自那之后从没有人敢轻易跟他动手,就连令主也对其礼敬三分,从不苛责。”

小头目已经听傻了:“十岁!没开玩笑吧?十岁就有那种修为,这还是人吗?这样的人竟然刚刚就站在我面前,我还要抓他!天啊!”

“所以说咱们领主修为高强呢!如此天资的人竟然在咱们鬼域,咱还愁大事不成吗?”巡逻头领还在侃侃而谈,身边的人却早就不见了,他疑惑的回头看去,只见那小头目已经连滚带爬逃了老远了,他当即瞪了瞪眼:“跑也不叫我!”说完也跟着跑了。

叶零落站在大殿前,心情复杂的看着手里的乾坤扇,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济宁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郧西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常德那家医院治牛皮藓效果好
河北治疗龟头炎费用
柳州诊治白斑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