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荒原】信仰与梦想(小说二则)

发布时间:2019-09-13 05:04:31
【一】信仰是最后的尺度
“在没有尺度的天然世界里,信仰就是最后的尺度。”读到最后一句,赵军合上书,不由得感叹:“说得多好啊!法律法规是外部强加的,每个人内心所秉持的信仰,往往是处事的最终尺度。”作为社会学专业生,他最近对信仰的话题感兴趣,准备写篇相关的论文。
“快八点了,还不睡啊?”赵老磨拎着个鼓鼓的小布袋走进屋子,在院里就看到儿子在灯下看书。这小子又在熬夜,一个暑假得费家里多少电啊?
赵军看着父亲把袋子放在屋角,顺口问:“爹,那是啥呀?”
“哦,让你表姐从镇医院给拿点石膏,做豆腐用。”
“啥?那是医用石膏,会吃坏人的。爹,一包石膏粉也没多少钱,咱家差这个钱吗?”
“放你娘的屁!哪都不差钱,我拿什么供你上学。”自从他娘走后,赵老磨头一回跟儿子发火。他本名赵建国,就是大力建设祖国,自小跟娘舅学会了做豆腐。改革开放后,在村里开了豆腐坊,娶妻生子。因为人老实,天天和驴踏踏实实围着磨盘转,村里人也就叫他赵老磨。
赵军看爹急了,忙站起来说:“爹,我知道你这些年的辛苦,可这做生意也得讲道义不是。来,你消消气,抽支烟。”
“哼,你有了一壶醋的学问,就知道教训老子啦!你还学抽烟?!”
赵军陪着笑。
“你呀!爹不指望你大富大贵,能自己成家立业,爹就知足啦。你说的理儿我懂,赶巧今天碰见你表姐,也就顺手要点,不会出大事。”
“爹,有些事虽小,是原则问题。网上都在说我们如今的中国人,做人没信仰,做事没底线。如果要让明天更好,我们必须每一个人身体力行。”
“啥信仰?啥底线?国家出了那么多贪官,我这一小包石膏就是个大事了?”
“这是两个问题,为官者犯罪的危害非常大,但并不能成为咱们犯错的借口。既要抨击贪官,也要严格自己。只有以同样的标准来衡量他人和自己,才能真正推动文明,如此,以有德淘汰无德,才会有真的社会进步。我觉得,归根结底是因为咱们没有信仰。”
“那你说说啥是信仰?我还没困,就听你小子唠叨唠叨。”赵老磨又从儿子的烟盒里拿了支烟点上。
“爹,我尽量简单说。信仰是指系统化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是属于心灵的产物。当然,很多时候,它会和宗教、政党或圣贤学说有所联系。”
“噢,就像隔壁你张婶,天天烧香拜佛,说什么行善积德修来世,还有六道轮回啥的。那就是信仰?这辈子啥都不认真做,就念经磕头过日子?”
赵军接道:“张婶并没找到真的信仰,有点算迷信,佛本意是指觉悟,佛理是一系列的辩证哲思,对人们的各种烦恼予以开导。佛教徒用一生的不懈精进,求得明心见性和修缮灵魂。最终会明白自己并非为了神佛给的回报,而是在今生的慈悲中获得喜悦,再高一些的境界,是无喜无悲感受当下吧。”
“听得迷糊,好吧,那村口你李叔算有信仰吧?他前些年开始信上帝了,还说什么信上帝得永生,不信的就都下地狱。”
赵军皱皱眉头说:“李叔那个算是崇拜吧,也没找到信仰。今天的基督教有基督新教、天主教和东正教等众多分支,我的理解是:信奉上帝,要承认人有原罪,秉持仁爱之心,在人世间按照主的要求去规范自己。”
“你小子说的有道道,就是没听懂。除了信佛或上帝,你说人还能信啥?良心算吗?”
“良心也是个人价值观的体现啊!再有,信圣贤的言论也算啊,比如说:信仰儒家或道家的学说。”
“得了吧,那些是毒害人的东西,我上中学时就知道得把他们砸个稀巴烂。当然,那时我们把庙里的佛也给烧过。”
赵军低着头,也点了支烟,思索着。信仰,让一个偏僻小山村里两个男人沉默了十几秒。
赵军再次开口:“其实,我也说不清信仰是什么,大概是内心对各种观点和学说的综合性选择吧。对了,爹,你觉得我爷爷算有信仰的人吗?”
爷爷在赵军还未出生就去世了,老人前半辈子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朝鲜战争,1952年在战斗中头部中弹,虽保住了性命,但后半辈子一直处于痴呆状态。赵老磨从小就知道自己爹的脑壳坏掉了。
赵老磨叹了口气,狠吸一口烟,吐出的烟雾瞬间包笼整张脸,“你奶奶说,他一辈子都在为穷人打仗,是共产主义战士,他们那代人的牺牲是为了穷人不再讨饭、女人不再卖身、娃娃不再失学。不管别人信不信,她相信。可惜,你爷爷脑子受伤后,就只记得过去的事,半辈子念叨那些陈辞滥调。从我生下来,村里人就总拿你爷爷笑话我。”
赵军见爹心情不好,忙说:“爹,不早了,该睡了。咱爷俩话拉远了,就是一包石膏粉的事。你看,咱们也要在乎脸面,自己都不想吃的东西,卖给村里人也不合适。爹,还是别用那玩意了。”
“好,我合计合计,睡吧。”
……
第二天一早,赵老磨正在西厢的豆腐坊忙着,见赵军走过来,笑着说:“儿子,我昨晚想了想,你说得对,我在村里做了半辈子豆腐,得有点那个什么信仰,不能干让村里人骂的事。”
赵军感到欣慰,爹虽然老了,但脑子并不僵化。
老磨接着说:“卖给村里的豆腐是一定要好的。我可以把用这包粉点的豆腐拿到集市去卖,来来往往的人又不认识咱,问题不大。再说,医院的石膏,总比工业石膏强吧。”
赵军呆立在门口,只听见毛驴拉着磨盘碾过豆子吱吱作响,白色的豆浆汩汩流出,原本就是那样洁白和纯净。
小毛驴脸上蒙着块黑布,并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有关豆腐的,它以为自己跋涉了千山万水,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其实,一直都只是在转圈,不过,盖在脸上的黑布让它非常安心。

【二】我是一个有梦的人
“我是一个有梦的人”,这是二牛最近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尽管,村里唯一的大学生赵子俊在暑假里苦口婆心地和他解释了很多次,梦和梦想是有区别的。有梦想,就是一个不平凡的人,而梦则不然,是个人就有梦。可是,这小子就是记不住。
这一天,二牛端坐在家门口的大槐树下,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书,正在专心研读。过往的村民都用不解的目光,看着这位读完初三就辍学的文化人。
可有一个人还是停下了脚步,小凤比二牛文化高一些,她在县高中读过一年,但成绩实在跟不上,家里就让她放弃了高考那个遥远的梦想。
小凤其实很喜欢二牛的纯朴善良甚至天真幼稚,但两人话总说不到一块去,二牛偏爱读书和电子游戏,而小凤则擅长血型、星座和属相等领域。有一次小凤问二牛一道心理测试题:“如果把你放到孤岛上,只能带一样东西,你会带什么?”说罢,灰尘暴土的脸上闪亮着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二牛掰着手指头苦苦沉思半晌,才犹犹豫豫答道:“我想带,我的游戏机,那是任天堂的。”小凤眉宇间无限怒气,二牛马上补充:“不对,带那个也没用,还得有游戏卡和电视,就不能多带两样吗?”本次谈话不欢而散。
小凤这会站着,看了半天二牛那乱蓬蓬的脑袋,才轻声问道:“二牛哥,你看啥书呢?”
二牛赶紧抬起头,说道:“哦,是小凤啊!我在阅读一套名著。”
“啥名著?整那么神秘!”
“是,《天龙八部》。”
“咳,我听说过,金庸的吧?就是没看过。”
二牛很严肃地说:“这可不是一般的书,这里写的,那都是江湖大场面,还有很威风的大人物。”
这时,二牛他爹隔着院墙喊道:“你个小兔崽子,还不快滚回来干活!天快黑了,黄瓜架子还没搭完呢。你跑大道上拿本武侠小说臭显摆啥!”
二牛郁闷地告别小凤,走进院子。他很是生气,爹总骂他小兔崽子,没文化,连生物都不懂,这对他老人家有什么好处?那不就等于说他自己是老兔子嘛!还有,爹就知道喊他干活和吃饭,一天不知道要喊多少次,喊得人都要掉魂了!照这么个活法,天天就看见巴掌大的天,然后一低头就是稻谷、玉米、黄瓜、茄子、西红柿之类的,耳边是老头子的骂声,真是无聊透顶啊!
吃晚饭的时候,二牛终于跟爹摊牌,正色道:“爹,我得去江湖上闯闯。”
二牛爹停下筷子,双目圆睁,半口菜还在嘴里嚼着,就骂道:“你个小兔崽子,就不能学点好?咱家祖宗八代都是农民!拿过镰刀镐头铁锹,可就是没沾过刀枪,那都是掉脑袋的罪过!你吃错药啦?哪个江湖要你小兔崽子闯?”
二牛才意识到爹不懂自己的语言系统,赶忙解释,是想进省城找点事做,同村有好几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都在那打工,每年春节都衣锦还乡,那无限风光的劲!自己也该去见见世面。城里,就是他要去闯的江湖。
他爹终于没拦住他,但很严厉地说,要是三天没着落,就赶紧滚回来。二牛准备了两天,带上换洗的衣物、五百块钱和同村那些打工仔的联系电话,坐上汽车直奔省城。他在路上哼着“心若在,梦就在”,隔着车窗看路边的杨树和电线杆子快速地后退,不知不觉中,心也飞了起来。他不再是个农民了,他很快就会是个农民工。
然而,城里的好工作也很难找,二牛打了好一通电话,最后,硬着头皮走进了农民工最常去的建筑工地,这里的人力缺口通常很大,而农民工也不需要什么福利,就是指望别拖欠工钱。经老乡介绍,二牛来到一个已经成形的商业写字楼工地,因为没有什么特长,只能从力工开始,先搬砖。以后会用独轮车了,可以去推水泥,再好一点,将来可以学着做瓦工、电工或水工等技术工种。现在的盖楼方式都是用钢筋作框架,再用水泥浇注成形,只是每层楼内的部分隔断墙还要用砖来砌。但就是这些活,而且六个人一个小队来一起干,却还是把二牛累散了架,经过三天大干,他终于知道,这世界上有比农活还累的事。
看着一排排整齐的红砖,二牛觉得自己的身体能量就快耗尽了,仿佛拳皇里的格斗选手,血格被打到了头,只等对方一个旋风腿或背摔,就把自己漂亮地放翻,本局好宣告结束。他走路有些摇晃,低着头搬起一摞砖的瞬间,差点就撞到后排的砖垛上。他想:要是一头撞上去,能出朵带刺的花该多好啊!可以摇身一变来个升级,那就脱胎换骨了。就算没花,出个蘑菇也行啊!能让自己瞬间长大个。要不然,撞出个金币也好。实在不行,你就给我出个管道,我钻进去躲会,等我再爬出来,就是个崭新的世界。
正在胡思乱想,忽听有人喊起来,模模糊糊听到什么执法大队来了,快点跑啊。他听到了周围有人逃窜的声音,但很不幸,两位身穿制服的人闪电般出现在二牛面前,一人钳住他一条胳膊并按住肩膀头,动作干脆而职业。二牛此刻已经很疲惫了,风大点就能倒,有俩人扶着倒也站稳了。就是别再来人了,否则,自己瘦弱的身上,再没什么地方可以放下一只手。
平生第一次坐轿车就是坐警车,二牛心里非常害怕,但还是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的江湖生涯也很值得纪念。他一边透过前挡风玻璃欣赏着市容,一边内心琢磨,到底是什么事啊?搬个砖都犯法?这个江湖也太险恶了,做不成大人物,让我平安来个小角色也行啊!二牛的万丈豪情经过三天的磨砺,已经平淡了,再被带进公安局一吓,基本上到达了冰点。
人民警察是高效和公正的,二牛被询问后终于搞清楚了,自己打工的这个工程队此前参与盖了一栋楼,那个小楼还没住人就塌了,原因是钢筋太细,是短钢筋经过拉伸而成。当然,自己并没有参与,也没能提供什么线索,问过话就被放出来了。临出门前,听到身边有人说了句:“这件事,基本可以定性了,是工程队的临时工干的。”
二牛走在街上,还在思考着技术性问题,钢筋可以拉伸使用,这城里盖楼怎么连抻面的技术都用上了?咱农村盖房,房梁和檩子哪个都不能细,要是用细的,那不是扯淡吗?盖大楼更要讲点良心吧?对了,刚才他们说什么来着,是临时工干的。我算临时工吗?想到这,二牛对自己的职业定位很迷茫,他知道,农民工的地位很低,可是,临时工好像更丢人。
初涉江湖三天,二牛开始明白一点,他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他要在这个城市里经过相当漫长的奋斗,才能争取那个大大的幸福。但是,自己不能就这么回去,老兔子会看贬自己,小凤也会笑话自己没出息,要坚持,人还是要对未来有些干劲的。他希望自己下次见到小凤的时候,还可以春风满面地说:“我是一个有梦的人。”


共 457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两个精彩的小故事,诠释出了小人物的内心世界,也映射出了社会现实角落中一些边缘化的问题:信仰,是每个人都有的东西,但是他在每个人的心中可能都会有个尺度,选择正确的信仰,方才是人生一大幸事——文中的赵军,他无疑是坚持道德底线的人,并且学识渊博,可是他却无法改变他父亲赵老爹的作法,一通大道理过后,赵老爹倒是不用工业石膏做豆腐了,却改成了医用石膏,而且决定卖给外村人。在这里我们看到,在没有法律约束和道德谴责的地方,唯有信仰才能改变一个人的作法,如果赵老爹没有关于良心的信仰,那么什么道理都是枉然。梦想,可以成就一个人也可以毁灭一个人,要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最终决定权还在于你——文中的二牛,抱着出人头地的梦想来到大都市,可是却因为参与了不合格楼房的建筑工作而被抓,其实事情与他毫无关系,他只是个小角色,但是我们却从中看出了现实和梦想的激烈冲突,“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小人物二牛该怎样做才能实现其宏伟的梦想呢,恐怕只能是多一些阿Q精神吧。总之,这是两篇精彩的故事,作者语言幽默活泼,融深刻道理于浅显的文字叙述中,虽然情节简单,切入点小,但却反映了人与社会的大问题。推荐赏读!【编辑:林紫烟】
1 楼 文友: 201 -11-19 20:24:15 紫烟妹妹辛苦了,编辑了却忘了点发表,帮主出手帮你了,呵呵,记得感谢我哦。 静心,于浮世。(静小说微信号:jsx201505)
2 楼 文友: 201 -11-19 20: 1:1 信仰的最后尺度,很耐人寻味的问题。
 楼 文友: 201 -11-19 21:08:1 二牛,阿Q,挺像
4 楼 文友: 201 -11-20 11: 6:22 道路我们是可以选择的,信仰也一样,人间正道是沧桑,一个人在江湖要行侠仗义,这样人类社会才能够进步。我比较认同星辰大哥在此小说中所持的关于信仰的观点。 铁血胡杨
5 楼 文友: 201 -11-20 12:5 :48 一个人如果没有信仰或许是最可悲的,那就会唯利是图,更会随波逐流。不过那种人的人格不会独立的。人格如果不独立,其心灵或许只能寄托于鬼神。或许一个家庭,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也是如此。 铁血胡杨
6 楼 文友: 201 -11-20 16: :02 这两天电脑出问题了,上不来,问候兄弟! 喜欢写作,尤喜农村题材的乡土文学。
7 楼 文友: 201 -11-21 20: 2:00 我还是觉得二牛比第一篇写得好,信仰更注重思想性、也有矛盾冲突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而二牛则更生活化更接地气,人物形象也塑造都很好。 俗世里的耕耘者,文学里的筑梦者。幼儿大便干
宝宝口舌生疮
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孩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